新笔趣看

17.在等

新笔趣看【xinbiqukan.com】第一时间更新《夕阳的耳朵》最新章节。

在配音圈混,藏着这右耳失聪这个秘密,杨均之每天都活得履结冰,就像今天这样,他不止一次露破绽,脑子一疑惑,嘴就随便调侃,但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要过,这个小芝麻的事很快被他们抛之脑后,对于当事人杨均之来说,却不容易,但心情调整也快,但现在魏涞也察觉点什么了,必须还得快点,得再强大点。

月色朦朦胧胧,察觉魏涞还在旁边跟着,在等答案吗?

杨均之嘴角还勾着那漫不经心地笑,走的越来越慢,大脑在飞速思考要怎么回答她,忽而瞥到魏涞手边凸出的影子,心里突然有了注意,他问出来的话题弱小,不足以转移话题,但对魏涞绝对够了。

他看住魏涞,视线不经心地往下瞥,问:“你捉的?厉害。”

“不是,孟先生捉的。”

这话像哄小孩一样,她面颊突然热了,缓而盯着自己的脚说。

“魏姐,你第一次见我也是喊我先生。”

“……是吗,记不太清楚了。”

过了会,魏涞突然想起正事,抬头看他…但好像不用了,也不知怎么形容,他周围的气压突然平稳了,就像这宁静的夜晚,她的心也柔和了,说:“回去吃烧烤吧。”

“好。”他很快回答。

繁星流动在黑幕里,各种形状不重样,光淡,光重的都有,需细心下品味,微不可见地眺到有两颗形状一样,光程度不同的两颗星满慢向彼此靠近。

顺着月色,路向前延伸,两个影子,似他跟着她,又像她跟着他,没什么好争辩的,因为风略大了,地面像流淌的小溪,星光聚集着,波光粼粼,流动着流动着,两个人的影子却好像在依偎着,即使现实中离得稍远。

厉栀摘蔬菜的过程中发现,自从那天顾西洲很少和她交流,甚至一个眼神也没给她留,世界终于安静了,静后,她又期待会发生什么,从以前到现在顾西洲只是拿她当妹妹而已,这句话她用了无数次催眠自己,把那种莫名失落感往心头压。

不是吗,初中至高中,顾西洲知道她心思,也一直在躲她,她那时还以为他害羞啊,天真的是她呀,人家有喜欢的人呀。

幸好晚一步,遗憾晚一步。

但现在他突然来到这,只是因为父亲担心自己吗,他送胃药的时候,他心里有没有猜测,自己在外几年过得可好,有没有心疼她。

厉栀子突然一笑,怎么又想到他了,你可真贱啊厉栀。

吃完烧烤,收摊打扫卫生时候,张老先生和黄老太早歇息了,在场的就剩下杨均之一行人,孟斐阳,张楷心。

之后就是重复流程了——抽签。

这个签没什么好抽得,分工明确简单,四人分成两队,一队跟着孟斐阳学习削骨等,二队跟着张楷心穿线等。

月光溢到小院子,不开灯就明晃晃,院里围了一个农村特有的小院木桌,铺了一层紫色棉布,淡紫流苏垂下,还放了一瓶白米浮子水,清风拂过,一男一女对面坐,孟斐阳与张楷心脸对脸,气氛有点不对劲,别扭暧昧,预谋已久安排的座位。

“想说的话都在酒里了,”倒茶的水流声,含着杨均之的清冽音:“孟斐阳,张楷心以后请你们多多担待了。”

“不麻烦不麻烦,应该的!”

“还要感谢你们来我们这里给油纸伞做宣传。”

张阿公这两个徒弟性格截然不同。

张楷心嘴甜健谈,人比较机灵,孟斐阳淳朴憨厚,话很少,但讲起油纸伞来嘴巴就滔滔不绝,人也焕发出不一样的光彩。

“抽签吧。”

话是张楷心说的,他说这话时,魏涞与厉栀含着疑惑的目光缓缓移向他,对于两个女嘉宾的直视,他动了下裸漏在外面的脚趾,撇头望了杨均之一眼,这男人喝茶一瞬,与他平常一样对视,又正常收回去,这演技可以拿奥斯卡奖了。

“我不是你们节目组的人,为什么安排我当评判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新笔趣看】地址:xinbiqukan.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穿到九零做厂妹[FGOx妖表乙女]被选中的Master真少爷又被假少爷拿捏了碎掉的老公不要扔[玄学]我推的偶像和我表白了一切从成亲后说起厉害后妈在六零团宠小狐狸,仙门当妲己我在玛丽苏文里种田在笔下烂尾文里封神[星际]万人嫌重生从良系统灵猫志[FF14]女教皇穿成植物人大佬的怀孕小娇妻我装的但她真疯[快穿]三位数马甲演绎柯学剧本震惊!幼儿园的毛茸幼崽全是反派攻略对象非人类[快穿]开局胎穿,我在修仙界做金轮法王恋综:努力下头的我却让人上头沙雕女主遇到霸总修罗场剪不断,拦腰斩我在星际的日常我的手机闹鬼了在横滨养恐龙群穿后,在红黑游戏中开马甲哀愁和仰慕对idol一见钟情后欢迎来到全息网游离婚渣A,前妻的顶级抚慰剂碎碎薄情奸臣他命里旺夫[重生]无吏不早起[综漫]人间至味四十二章经神格沦陷备胎攻他很意外(快穿)夏野喧哗暮染夕沉[先婚后爱]身为贵妃,务必革命〔陵容〕